• 文章推薦

    黃忠:論民法典后司法解釋之命運

    黃忠 西南政法大學 、西南政法大學創新型國家建設法治研究院

      《民法典》生效后司法上面臨如何看待既有司法解釋的效力及未來是否應制定新司法解釋的疑問。從司法解釋的綜合特性與民法典的編纂定位來講,尚不能以《民法典》第1260條來一概否定既有司法解釋的效力。民法典生效后既有司法解釋的效力需區分程序性規定與實體性規定、解釋性規定與創設性規定,并對照民法典的具體規定和立法精神作個別判斷,且民法典未明確否定的司法解釋規定原則上仍應繼續有效。民法典后新司法解釋的制定空間由立法供給與司法需求間的缺口決定。民法典既未壟斷法源,亦未提供完備的裁判規范,故仍有解釋空間。相較指導性案例,司法解釋對統一法律適用更為主動、系統,更合乎國情,且契合民法法源的多元化要求。除"批復"類司法解釋可被指導性案例取代外,其他形式的司法解釋仍是切實實施好民法典的重要保障。 

    基金資助:2018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中國民法上的中國元素研究”(項目批準號:18AFX015)的階段性成果;

    民法典;司法解釋;民法法源;指導性案例;

    《中國法學》2020年第6期;44-63頁;(責任編輯:任 彥)

    全文鏈接
    快三吉林